常年忘

失踪人口

戬杰 (答案)



火车穿过隧道发出一阵轰鸣,窗外是昏沉的夜色,车厢里亮着几盏微弱的灯。有人不小心打翻了水瓶子落在地上发出“哐铛”一声响,查杰的睡眠浅,一下便醒了。

右手被枕得发麻,他轻轻嘶了一声,随后陷入了长久的沉默当中。周遭酣睡的人发出细弱的呼吸声,在静得令人头皮发麻的夜里反而令他感到踏实。

他找了个相对舒适的姿势重新躺下,想了一会儿摸过包里的耳机,拿过一旁的收音机开始调频。这个点没几个电台有声的,他也不急,一个一个地调过来。

“故事讲到哪儿了呢?”这声音沙哑而温柔,带着一种奇异的能安抚人心的魔力。

查杰绕着耳机线的手指缓慢地僵硬,他咬了咬嘴唇,一瞬间差点哽咽出声。

快近天亮的时候他才又沉沉睡去,火车开到哪儿了他不清楚,终点是哪儿他也不清楚,就连一开始他打算好要去的地方,也被他一并忘的一干二净。





前年的这个时候查杰正进入一个漫长的失眠期,偏偏那会儿每天都有着一堆通告要赶,他白日里忙得焦头烂额,晚上还硬是睡不着。这就导致了他有一段时间里总是顶着两个青黑的眼袋,要靠化妆师拿粉底给他遮严实了,才总算没那么明显。

一开始他尝试着靠舒缓的音乐入眠,结果这只导致了他更精神。后来经纪人苦思冥想了好几天,让他试试看听些午夜电台。

“午夜电台?你别不是在玩我吧,等会儿我被吓得更精神了。”那会子查杰心里就觉得午夜电台嘛,大多都是些讲恐怖故事的。

后来他实在睡不着,还是打开了手机搜索电台,意外发现竟然还有人半夜唱DJ的。他切了好几个频,最后停在一个正在聊电话的台上。

内容不新奇,是一个失恋的姑娘小声抽泣着在倒自己的情绪,被她倾诉的那个人大多时候安静听着,偶尔会回个“嗯”字或者带着安慰性地跟她说傻姑娘眼睛哭红了可不好看了。

查杰躺着听了很久,直到那个低低的男声带着点疲倦地问:“还有人要打进来么?没有的话,今天就先和大家说晚安啦。”

鬼使神差,他拨了过去。

“这位朋友,你好。”依旧是礼貌的问候,但对方说完后就打了个小小的哈欠,查杰仿佛能想象出他困倦地闭上双眼倒在柔软的枕头上的画面。

“你好,我睡不着。”他也不知道说什么,翻了个身将抱枕垫到腰侧,睁着眼盯着天花板看。

那头同样传来被子与衣料的摩擦声。“做点让自己容易犯困的事吧,困了就想睡了。”

又是关灯的声音。

查杰心想这不是说了白说吗,然后他也就闷闷地“哦”了一声。

“有女朋友吗?”
“啊?没有。”
“工作忙吗?”
“忙。”
“心事多吗?”
“不多。”
“认识查杰吗?”
“啊?”

那头说话的人顿了一下,回答道:“你的声音和他很像。”

查杰干笑了几声,手指狠抠了几下衣角,说道:“常有人这么说,但也就声音像了,我可没他长得那么帅。”

那人不说话了。查杰突然觉得这样的氛围有些像小情侣半夜窝在被子里你侬我侬地煲着电话粥,面上有些不自在,他突然觉得有些困了,于是赶忙道:“相逢即有缘,你叫什么名字啊?下次我还来听你的。”

“喔,朱戬。”





查杰距离进组拍戏的日子也近了,公司又临时扔给了他一场在m市的写真签售。

签售当天可谓是人山人海,查杰转着手头的笔百无聊赖地数着人头,重了就重新数,一边面不改色地回答着前方各路媒体们的问题。

粉丝的队伍排得很长,从他这个角度看压根望不到尽头,他快速地签完一本又紧接着下一本,脸上挂着适当的笑。

“能要个to签吗?”

查杰抬头撞进一对深邃眼眸里,这人五官皆长得出挑,特别是此刻盈盈带笑又一脸期盼看着他的模样,就更是好看。

“写什么?”他的男粉其实不少,但他在心里默默地给这个男粉打了一个颜值高分。

“to朱戬,然后再签个你的名就好。”那人将本子小幅度地往他面前递了递。

反应慢了半拍,手里的笔也掉出去了三分。

原来这货,竟然是自己的粉丝啊。查杰利索地给他签了,眉梢漫上点喜色,心情大好地又在自己的签名下画了朵小花。
朱戬同志捧着这本写真,差点没手舞足蹈。


查杰夜半再点进那个电台的时候,正好听见朱戬在小声地哼着歌。他坏心眼地连了线,用一种兴奋的语气说:“兄弟,今天查杰在我们市签售呀。”

朱戬也乐:“我知道啊我去了的,你也是他粉丝?”

查杰想了一下,回答道:“是啊,死忠粉。”

话匣子一下子就打开了,查杰头一次发现自己竟然可以听别人滔滔不绝地夸自己好几个钟头,他觉得这个电台可能成了查杰安利向情感电台了。

没过一会儿飚口水的人就只剩下朱戬一个了。

他发觉查杰没了响动,静下声来仔细听才听见他浅浅的呼吸声,想来是睡着了。

朱戬瞄了一眼时钟才发现已经和查杰聊了很久了,而且总是他在眉飞色舞地说,查杰一句句对的对的,没错没错地接。

他突然想起他这是个电台,于是匆忙将连线给断了。不清楚断线音会不会吵醒查杰,那一刻他心里所想的竟然是自私地不想让别人听去他睡觉的声音。





查杰近来的状态不错,精神仿佛比从前充沛了好几倍。进组的日子来得很快,他特意发了条微博庆祝开机,然后就专心投入了拍摄当中。

而他每晚收工后依旧会抱着手机点进朱戬的电台,偶尔还是会拨个连线,大多数时候他喜欢静静听朱戬唠东唠西。

朱戬提到过一段专属于他的火车记忆。

那还是他很小的时候,跟着父母坐火车离开家乡,他说他只记得半夜醒了,睁眼是一片朦胧胧的灰,头顶有柔光打下来,他摊开手掌,就在他的手心里落了一圈昏黄的光晕。

“那时候只觉得火车里的环境陌生,却也没那么怕,我知道我爸妈就在旁边陪着我,等天亮了火车到站,我可能就走进我人生里另一个副本地图了。”

查杰想问你在这个地图里打了多少怪呀升了多少级呀,又记起来今天他们没连线。他闭上眼睛去想朱戬所描述的画面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最后他关了手机想着有机会自己去感受一下火车上的夜。


其实后来查杰也见过一回朱戬,就在他拍戏的场地外,朱戬站得远,又挤在人堆里,但他还是一眼就看到了那个有些模糊的身影。

如此他就连四下走动或是几个细微的动作都开始跟自己计较起来,他心里有个声音告诉他朱戬正在看,所以他浑身不自在,也处处装模作样得厉害。

这样了一会儿他又有些气。他觉得自己是爱豆,朱戬是粉丝,应该他怎么样落在朱戬眼里都是好的,怎么倒是自己先乱了阵脚。

远处的朱戬提了提相机,翻了几张预览。

查杰想的是对的,此时的朱戬,的确在心里感叹他家爱豆怎么看都是好的。


戏拍完后迎上过年,查杰撂了一身轻,总算得了个小假期。幸好是冬天,他出门拿条大围巾裹半个脸再用个帽子将脑袋盖得严严实实也没有人觉得他奇怪。

他漫步在A市一条平常很热闹的小吃街上,肚子也跟着饿了起来。临近过年,这条街上的摊子就冷清了不少,大多数的人都已经收拾行李回家了,只留了一小批人或是晚回的或是不打算回的。

查杰看上了一个还开着的烧烤店,竖了竖衣领走了进去。店里果然没什么客人,他随手点了几样递给店主放去烤架上烤着了,自己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下。

门口呦进来一个人,搓着手哈着气,跟老板是熟识的模样聊了许多才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来玩起了手机。

查杰愣愣地看着坐在他前方的朱戬,心里头有些不淡定。

吃个烧烤都能碰上。

他又忍不住要看向朱戬,结果跟朱戬抬起来的目光正好撞到了一起。他连忙扭过头去假装看着放在烤架上被烤得金灿灿的鸡翅,有些无措。

没想到朱戬挪了位置过来,压低了声音悄悄地问他:“你是查杰吧?”

这样都能认出来?查杰在内心无声地咆哮,然后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他又哪里知道他的模样朱戬已用相机拍下无数次,在脑海深刻太多日,哪怕是一个背影,一个小小的动作,或是走路姿势,都足以让他认出他来。

朱戬替他倒了杯热茶,垂着眼睑在袅袅的热气里,又说了一句:“喝惯了咖啡喝这清茶我还有点不适应。”

查杰下意识地道:“你不是一周前就不喝咖啡了吗,说喝多了反胃。”

气氛陡然凝固。

查杰恨惨了朱戬的套路,又恨惨了自己的不小心。

朱戬只悄悄地勾了唇弯。

声音太像了,像到他要忍不住去怀疑。后来相处久了,他发现性格也太像了,像到他几乎就要肯定。

当然大多数的时间里,朱戬都沉浸在他竟然和他爱豆打了几个月的连线的巨大美梦中不肯醒来。

“真巧啊。”查杰硬着头皮开启了尬聊。

朱戬一瞬不瞬地盯着他看,“不怎么巧,我一路跟着你过来的。”

其实他本该痛哭流涕泪流满面地掏出他的某个记事本再递上签字笔嚎叫着让查杰给他签名,并且好好地诉说一番他的衷肠。但是没办法,这几个月查杰隐瞒身份私底下跟他相处了这么久,在他心里这位爱豆早已掉下了神坛。

但他对他的喜欢一点都不减,甚至上升了。





那天以后查杰还是会去听朱戬的电台,但就是不打电话了。朱戬心下明白他别扭着,也就每天讲一些睡前小故事之类的,气的查杰终于没忍住播了电话,告诉他自己现在睡眠质量非常好以及要他不要再把他当小孩子哄。
朱戬笑着应了。



没多久,查杰就收到了他的经纪人的警告。

“你一个明星,一个公众人物,每天晚上都跑去一个不知名的电台跟别人聊天,要不是这几天有粉丝反映说声音像你,后来又跑去了一堆粉丝去听,我还不知道你给我整了这么一个麻烦。”

“有什么问题吗?”

“有什么问题?你说有什么问题!听电台是你的事,少连线,知道了吗?”

“哦。”

查杰觉得有些气闷,末了又有些沮丧。他发现他的确对朱戬有了太多不一样的情感,但他所处的圈子不容许他有这样的情感。

他这么想着,就真的没有再打过电话了。

好长一段时间里,他都只静静听着朱戬一个人谈天说地,然后安然进入梦乡。只是后来,朱戬很少播电台了。

从很少,变成没有。

查杰不知道他是不是察觉出了什么,仔细想了想他和朱戬也没确定过啥关系,只他有些难过,特别难过。

于是趁着得空的几天里,他极力要来了一个短得可怜的假期,他简单收拾了一下,二话不说就跳上了开往m市的火车。

不管怎么样,他第一次见朱戬,就是在m市。

而在那个小小的车厢里,时隔多日,他再一次听到了朱戬的声音,他几乎要控制不住,想拼命抓紧他的那份心情。





到站了。

查杰睡的并不安稳,他有些头疼。出站时他眯着眼适应了下外头的光线,背着包一时有些茫然。

去哪里好呢。

他还在思索,却看到前方朱戬捧着个小本子笑着看着他,那面上同样也是一脸疲色,也像经历了舟车劳顿的人。

“大明星,签个名吧。”

查杰内心一圈圈荡开涟漪,他有几十几百个问题想问,却都被汹涌而出的想念淹没得一干二净。

他说了个好,走上前去,接过朱戬手机的本子,然后侧过头,轻轻在他脸上落下一吻。


------------------------------------------------------------
修仙党深夜码文
当时非常好的朋友就在一边……打游戏
她凑过来把文看完了然后说:“可以,然后朱戬去出道啊,两大明星,门当户对了吧。”
您还是闭嘴吧……

各位晚安๑╹◡╹)ノ"❤️




评论(14)

热度(166)

  1. 铁徐伍史常年忘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