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年忘

失踪人口

戬杰 【一个故事】C1

一个故事

偏校园向。
会是久别重逢,宛若久旱逢甘雨,又乌云散去,晴空万里。
--------------------------------------------------------

C1



清晨尚还笼着一层薄雾,天色黯淡,远处却依稀爬起几缕明亮的光。朱戬搓了搓手,哈出一口热气。冰凉的冷气熨贴着他的皮肤,无孔不入,嚣张至极。


刚出了站,他就瑟缩着把手揣进大衣兜里,目光环视了周围一圈,轻而易举就找到了人群中气质极佳的熊梓淇。“哎,梓淇!”朱戬叫了他一声,然后向他小跑而去。


熊梓淇穿了件深灰色的大衣,脖子上挂了条羊毛白的围巾。手里拿着两个热腾腾冒着气的手抓饼,锃亮的皮鞋一下一下地踏着地面,对着向他跑来的朱戬露出一个欢欣的笑。


“给你的早饭,这天太冷了。”


朱戬接过手抓饼就毫不留情地咬了一大口,跳着脚喊烫。“怎么突然想到回S市了?”两个人一并走了一段路,熊梓淇扔了一包纸巾给他,他忙接过,抽了一张出来擦了擦沾了些油腻的手。


“过段时间公司里要忙起来了,我怕就没机会了,趁着这几日闲,来看看你,再回一趟J大吧,怎么说也是我母校,毕业这几年,我还没回去看过。”朱戬将脏了的纸巾投掷进几步开外的垃圾筒,低着头又咬了一口饼,随之升腾而上的热气也蒙住了他的双眼,一片白茫茫中,熊梓淇竟觉得他眼里有些苦楚快要化成泪掉下来。


他识趣地没有再多问,更没敢提那个人的名字。



车上了高速,天色已是大亮,朱戬昏昏欲睡,车窗里快速倒带而过的景象宛若电影里的快镜头,一瞬间他觉得时光似水印象里那个白衬衣有着柔软黑发和阳光笑颜的人竟也成了再也无法追溯的过去。


“梓淇,到J大了,喊我一声。”他疲惫地合上眼,轻声地嘱咐了一句。


“你睡吧。”熊梓淇转了下方向盘,等下了高速,他减缓了车速,单手拿过手机,迅速地朝着一个号码发了一条短信。


-朱戬回来了-


良久都没有回音。




车子驶进J大校门的时候,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朱戬被雨丝拍打车窗的声音吵醒,揉了揉眉头,坐了起来。


“幸好我一直备着伞,要我和你一起四处转转吗?”熊梓淇掏出一把折柄伞,对着朱戬耸了耸肩。


“行了,你还是赶紧去接彭彭下班吧,他那个马虎性子,等会儿淋了雨有你心疼。”朱戬笑着夺过他手里的伞,开了车门跳了下去。


冷风夹着细雨扑到他脸上,他被冷得一个哆嗦,忙打开伞,一只手缩在袖口里,隔着衣服握着伞柄,又缩成了一团。


熊梓淇小幅度开了车窗,不给面子地打趣他:“还是职场精英呢啊,姿态跟个老大爷似的,晚上记得来找我们,一起吃个饭。”


朱戬点了点头,目送着他离开,随后撑着伞,慢吞吞地朝某个楼挪。


印象里那个人画得一手好画,性子却不是个静的,也经常翘课出去打游戏,玩到半夜三更才偷偷摸摸地溜回宿舍。朱戬曾经在他们那幢男生宿舍楼下逮到过他,也是这样一个寒风呼啸的天气,那个人裹着件不知道是谁的大棉衣,口里喊着“冷死了冷死了”挟着雪沫子撞进他怀里。


那时候朱戬又忍着寒冷脱了自己的大衣给人盖头上,那人埋在他胸口的头抬起来,脸颊鼻尖和眼尾皆被冻得红红的,黑葡萄似的眼睛像含了雪水般清透明亮,滴溜溜转着看向他,又扬起一个甜度十分的笑:“还在这等我啊!我今天赶上门禁了,厉害吧!”


“你这件衣服是谁的啊?”他凶巴巴地盯着他,又没忍住轻吻了吻他的额头。


那人却哈哈大笑,拽着他的手问:“彭彭的醋你也吃?”


他欲盖弥彰,犟着说:“替梓淇吃一下。”


那人就又笑开了。




朱戬回忆着,不自觉脸上飘满了柔意,转眼上了五楼,靠楼梯拐角的一间画室门大开着,里面坐了稀散的几个学生,画笔刚沾了水,在调色盘上走了一圈。


注意到他进来,也没人有什么多余的情绪波动,仍然自顾自专心地作着画,朱戬放轻了脚步声,端详着画室四壁上挂着的几幅画。


能被挂上去的多半是画的不错的,他注意到有一副画背景是校区内的一弯小湖,湖边幽幽青草经风吹过徐徐摇晃,他仿佛嗅到一股栀子花的香味,绕着小道边长椅的椅腿攀爬而上。他就躺在那把长椅上,从图书馆新借的小说盖在脸上,正在做个好梦。


画得一分一毫都不差。


朱戬的视线顿在这幅画旁边的一个玻璃小方框上,里头一张白纸清清楚楚标着署名,那两个字几乎承载了他所有的喜怒哀乐,日思夜想。



【查杰】


--------------------------------------------------------
未完。

评论(9)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