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年忘

失踪人口

戬杰 【一个故事】 C2

一个故事

偏校园向。
会是久别重逢,宛若久旱逢甘雨,又乌云散去,晴空万里。

C2


朱戬没停留太久,指腹摩挲了一会儿那个名字,怀揣着满满的心事下了楼。雨势渐微,沾了水雾的空气却变得更加凉薄,地面存了几淌积水,他不小心踩到一脚,溅起的水珠刮花了他的裤脚。


学校操场周围又多植了几颗香樟,只如今树叶寥落,树干上浇着惨白的漆,又绕了好几圈的草绳。朱戬印象里的樟树总是枝叶繁茂的,夏日里能辟出好一块宽阔的绿荫,查杰常常跑来这里写真,要是日头暖洋洋的将他晒困了,就不顾形象地倒在草地上旁若无人的睡。


朱戬打完篮球就跑去宿舍冲澡,一身清爽地换上干净的短T,再带着一股子混着沐浴露清香的夏风跑去找查杰。他爱在他睡着的时候用手指点他的鼻尖,或者撩撩他的睫毛,再或者轻轻触碰他微启的唇。


“傻狗,别吵我。”有时候查杰实在被他撩拨得睡不着,就会从鼻腔里挤出几个软糯的音,毫无威胁力地警告他。


他就也老实地在查杰身边躺下,微微侧过身去,望着生了些锋芒的少年浓黑的发稍,卷在草叶子间的柔软发尾。


“午安。”他趁着四下没人在看,迅速地凑过去亲吻了一下查杰的侧脸,满足地回去躺下,半眯着眼观察查杰有什么反应。


飞鸟穿过白云啼叫一声,查杰的手缓慢地移过来,擦过一地青葱,轻轻地扣在了他的臂弯上。




雨停了,草叶上却仍结着些白霜,朱戬收了伞摆在一边,往前走了几步,又慢慢绕着跑道跑起圈来。耳边是极响的风声,寒流像刀片一样往他脸上剐,跑快了之后他有些呼吸困难,吞了一嘴巴的冷风。


口袋里的手机正巧在这个时候响了,他僵着手指去接,熊梓淇的声音伴着一阵嘈杂传来:“朱戬,你还在学校呢?”旁边彭昱畅扒拉着餐盘里的饭菜,兴致勃勃地凑过来喊:“好久不见特别想你啊!咱们晚上给你的接风宴上见啊!”


“我怕我晚上饭没怎么吃,你俩狗粮能给我喂饱了。”朱戬喘息了一会儿,笑着回。


“哪能呢!”熊梓淇刚憋出几个音,就被彭昱畅大力地袭击了胸口,只好接着化成了尴尬的几声笑。


朱戬想着时间也差不多了,便打算再逛一圈就离开,待得越久他心里滋生的无助和茫然便繁衍得更多,他其实打心底不愿意承认物是人非这个词,有太多东西并不是单单一个时间能解决的。



朱戬走了,操场里又只留下了路过的寒风低低的呻吟声,孤零零躺在橡胶跑道上的伞滚了几步远,被一只细白修长的手给捡了起来。


手的主人一张脸生的俊俏,薄唇透着点晶莹的粉微微抿起来,眼睫低垂着,扇形的阴影挡住了那双剔透纯净的眼眸,以及其中正刮起的狂风大浪。


“你也被他丢了。”


他捏了捏伞柄,平淡的语气里又勾出几丝嘲讽来。手机里多了好几个未接来电,他打开来,径直找到几小时前收到的一条短信,打了几个字回复过去:“见过了,不用见了。”


“哦,对了,不准告诉他我手机号。”


又补充了一条,他才仔细地将褶皱里积满了水的伞抖干净,然后认真地将它整理好,抱在怀里走了。


正和彭彭两个人相对无言的熊梓淇,看了一眼新收到的短信,和彭彭交换了个眼神,同时叹了口气。


“见过了?见过了是什么意思?我看朱戬和之前没什么变化啊。”


彭昱畅忽然一拍桌子,说道:“查杰说不把号码给朱戬我就不给,我这么没面子的吗!”


熊梓淇眼睛一亮,扣住彭彭的手附和:“你说得太对了。”


于是彭昱畅拿过熊梓淇的手机,利索地向朱戬发送了查杰的手机号码。





未完。



评论(15)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