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年忘

失踪人口

#九点十五分#戬杰 第一夜【药不能停】

“将所有药盒都写上我喜欢你,都抵不上你藏在盒子里头一颗甜到浓稠的恋爱心。”


谈起恋爱来,当然一刻不能停!


01.

天披了层浅灰,呼啸着路过的风卷起了这一带路上堆积的所有落叶,有几片扑簌簌逃开后软软地落在了窗台上,还混着点泥土的潮湿味道。


查杰用手抖落了窗外的叶片,看着它在空中打着旋无处可依,最后跌落在了一个人的肩头。房里的钟表仍旧滴滴答答地在行走,指针顿了一顿,划下向一个分钟。


男人西装革履,看上去文质彬彬的,鼻梁上架了一副金丝眼镜,镜片后的双眼浸着温润,仿佛藏了一泓清水。


“啊,你好。”他顺着叶子落下的轨迹仰起头,看见趴在窗台上的查杰时向他打了个招呼。


“哎,你好。”查杰下意识地向他摆了摆手,友好且腼腆地笑了笑。


男人收回视线,拿出口袋里的手机拨了个电话。有人骑着自行车经过,转响了手把上的车铃,“叮铃铃”几声脆响,混着一首缓慢奏起的抒情歌。查杰察觉到摔在床上的手机响了,几步走过去接了电话。


“喂?”他边说边走去玄关换鞋,算算时间,也该去他的药店了。“恩......您好,我是之前和您联系过的朱戬,我现在好像到了。 ”查杰有印象,大约上周有个男声打电话给他说想在他这儿临时租个套间,至于租金可以一次性付完,因为也住不久。他锁了门出去,边回答:“好的,我下来接你。”


看样子是快下雨了,还好车上有伞,不用再特地回去拿。查杰这么想着走了出去,朱戬正拉着一个行李箱等在外面。两个人碰见的时候都愣了一下,朱戬率先回过神来,伸出一只手笑道:“原来你就是这儿的房东。”查杰对上他的目光,握了握他的手说:“三楼靠电梯边的第一间,我隔壁。”说着又从上衣口袋里掏出钥匙递给他。


朱戬接过来,看着查杰被风吹得东歪西倒的头发,和细眉下一双如两颗黑色的葡萄一般圆溜溜的眼,心头有些柔软。“赶紧去吧,我这边自己会整理。”他眉间藏了几分笑意。
查杰被这句话整的一头雾水,他是在心里焦虑着想在雨下大之前赶到药店里,但好像没说出来吧?不过他也来不及细想,冲朱戬点了点头就离开了。




02.

朱戬花了一个上午收拾完了房间,外面支离破碎的雨滴疯狂拍打着窗户,声音嘈杂却一点儿也不影响他。他泡了杯咖啡,窝在沙发里研究新接的一个案子,这场官司不好打,他也有些头疼。


过了一会儿,他突然打了个喷嚏。他从一边抽出几张纸巾,吸了吸鼻子。喉咙有些痒,他没忍住咳嗽了起来。


大概是感冒了,朱戬心里哀叹一声。他站起来想去倒杯热茶,走到一半忽然记起了什么,方向一转,拿了钥匙出了门。


雨追得急,他几乎是有些狼狈地躲进车里,收了伞扔在一旁,翻开通话记录拨通了最顶头的一个号码。


查杰悠闲地躺在店里的一把躺椅上,捧着几本漫画看的津津有味。没一会儿药房的门开了,朱戬将伞上的雨水抖落在外头,然后把伞倚在门口走了进去。


“来了。”查杰放下漫画起身,走向身后的一排药柜里拿了一盒胶囊。


朱戬四下环顾了一下,鼻尖绕着一股子淡淡的药味。“还打电话问你地址,打扰你了。”他接过查杰递来的药盒,付了钱,又咳嗽了几声。


“没有的事。”查杰又从里面的一个小抽屉里拿出一条干毛巾递给朱戬,“你先擦一下头发吧。”朱戬接过来扔到头上胡乱地搓了几把,透过盖着眼睛的毛巾边角的缝隙偷偷打量了一会查杰,说话声音不由自主地带了点愉悦的笑:“恩,谢啦。”


雨天连带着交通也有些堵,朱戬在又遇上一个红绿灯后放开了方向盘,将副驾驶上查杰给他的那条毛巾拿了过来,仔细地叠的方正整齐,放在了膝盖上。


过去二十多年的人生里,工作或是篮球,几乎就是他的全部。但是现在好像有一个奇妙的,带着暖意的种子悄悄在他心里发了芽。


他想着想着,突然开心地将整个脸都埋进了毛巾里。


绿灯亮了。




03.

终于盼来一个晴天,阳光覆盖着厚厚的树叶,照的人浑身都懒洋洋的。查杰照旧起了个大早准备去药店里,路过朱戬房门的时候他脚步顿了一下,然后拿手掌重重地拍了几下门,紧接着脚底抹了油似地飞快逃走了。


朱戬刚拿了杯子接了水,淌了一口,听见响动走去开门,他叼着牙刷哼着歌,望着空无一人的走道有些无奈。他笑着摇了摇头,心里默默地念了一个三。


这是查杰这个月第三次在早晨恶作剧般地敲他的门了。朱戬看了一眼放在他的车钥匙旁边的一个口罩,仍旧无动于衷。


药店的门再一次开了,查杰用余光瞄了一眼进来的那个熟悉的身影,悄咪咪翻了个白眼。


“我最近咳嗽的很厉害。”


“挺惨的。”查杰直接去给他拿药。


朱戬戴着个大口罩,一边说话一边不住地咳嗽,视线倒是一刻不移地追着查杰跑。查杰递了药给他,用一种探究的眼神看着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啊,我这人怕打针,也不喜欢医院,能吃药解决就吃药解决吧。”朱戬干笑了几声。


查杰愣了一下,他刚想问他感冒了这么久怎么也不去医院看看。


“那我先走啦。”


“好的。”


隔了几天还是同一双手推开了药店的门。


“有胃药吗?”


正躺着打游戏的查杰慢吞吞站起来,抱着胸问来人:“你胃怎么了?”


朱戬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沉默着没说话。查杰心里一咯噔,难道自己暗地里吐槽他被他知道了?“我怎么觉得你最近毛病特别多?”他没忍住开口问。


“可能是水土不服吧。”朱戬耸了耸肩。“毕竟你也知道,我是为了工作才来S市的。”


查杰回了一个“哦”字拖了很长的尾音。



朱戬带着那盒胃药回了家,将它摆放到一个小柜子里,那个柜子里放了好几盒的药,大多数是治感冒的,除了第一盒,其他的基本没有被拆过。他心情很好地躺在沙发上刷着朋友圈,想看看查杰有没有发新的动态。过了一会儿他又开始思考要攒够几个抽屉的药盒后去告白,还是在药盒上写满“我喜欢你”然后一股脑地摆到查杰面前跟他说:“你看,我对你的喜欢大概有这样多,如果不够我还能在你药店里的每一盒药上都写上这四个字。”


他几乎已经可以想象到查杰冷笑着对他念出“滚”字了。


朱戬推了一把眼镜,觉得这是个难题,棘手的难题。


查杰回来的很晚,并且难得地主动找了朱戬。朱戬打开房门看到查杰的时候简直心花怒放,他又依稀嗅到查杰身上有一股子甜丝丝的味道,有点像蜜糖,或者是牛奶,好像更偏近刚融化的巧克力。


他还在奇怪,查杰却递了一盒药上来。今天走道的灯没开,查杰整张脸都隐匿在一片黑暗里,朱戬只能透过自己半开的房门里爬出来的光看清一点他脸的轮廓。“给你,感冒早点好。”查杰的声音很轻,他几乎要听不见。


下一霎朱戬像是知道了什么,哀怨地叹了口气,但他还是接过了那盒药,在手里掂量了一下,果然挺轻的。“谢啦。”他又回了一个笑。


查杰点了点头,也没说什么,直接就窜进了隔壁自己的门。


过了一会儿,走道的灯亮了。


查杰打开的。




04.

朱戬有读心术。


这是一个他窝藏了很久的小秘密。


方才查杰递给他药盒的时候,他清晰地听见了查杰心里狂吼着的“泻药泻药泻药给你的是泻药泻药。”他有些哭笑不得,想着这小孩现在不止懂得拍他的门,还知道在这方面整他了。他摇了摇手里的药盒,听见“咯噔噔”几声响,没有细究,还是习惯性地将它放进了抽屉里。


隔壁传来一阵鞋子被人随意踢掉的动静,再是开窗的声音。朱戬想了想,踩着拖鞋跑到外头的小阳台上,果然抓到了一撮暴露在外的小黑毛。


“查杰!”他喊了他一声。


视线范围里出现一张好看的脸,查杰移了半个身子出来,含糊着应:“恩......干嘛?”


朱戬认真地看着他,喊道:“房租,房租你再多算一点吧。”
“你不是一次性付完了吗?”查杰说着就打开了手机里自带的日历,一看才发现距离朱戬初来这里已经一月有余了。


今晚的风吹得很温柔,朱戬笑得也很温柔,他又往查杰那个方向挪了几步,抬了抬下巴道:“我打算再住得久一些。”


久一些,久一些是多久?朱戬自己也说不清。


查杰乐得有钱收,分分钟给他报了一个数过去,贼兮兮地问:“这次也一次性交吗?”


朱戬利索地转了账过去,推了把眼镜作势要走回屋里,又转过身来对着查杰轻飘飘说了一句:“情人节快乐。”


查杰耳沿悄悄爬上了一点粉红,他有点高兴又觉得有些生气。


自己绝对不可能有这么gay。


末了他想起了什么,这回连两边的脸也一起跟着红了。




05.

这天朱戬出去喝了点小酒。


他坐在灯火通明的小菜馆里,看着电视里正在播放的某一集偶像剧,周围三三两两也坐了一些人,偶尔也会将目光飘到他身上来。


朱戬哼着电视里的插曲,右手边放着一个炸鸡盒,是要给查杰带回去的。其实他偶尔也喜欢喝点酒放松心情,但他怕查杰不喜欢,所以就在菜馆里坐了很久,想着等会儿路上再经风吹一阵,酒气就该散了吧。


没想到查杰会打电话过来。


“这么晚了你还没回来啊。”他听似很平静地在问,但其实他已经蹲在阳台上,对着一片灰暗的朱戬的住所看了很久。


朱戬觉得好不容易散去的酒精又开始作祟了。


“就回来。”他听到查杰很轻的一声恩,然后挂断了电话。


朱戬打了车回去,几步上前按了电梯的门。电梯的楼层在缓慢地下降,“叮——”一声电梯门打开时,正好遇上下楼的查杰。


趁这酒意正浓,欢喜布满心头。


朱戬跨了进去,反手关了电梯门按下了三层,紧接着将查杰拥进了怀里。


“我喜欢你我要在这里住一辈子。”他的语气有些小孩子气了。


查杰拍了拍他的背,眉眼弯起来:“那你就交一辈子的房租吧。”朱戬抱着他连连点头,然后犹豫着开口道:“其实,我能听见别人的心声,一直。”


三层到了,查杰从他怀里溜出来率先走了出去,留给他一个自认为帅气十足的背影。


“我知道啊白痴,所以才能骗到你一回,你要不要去翻翻我给你的药盒?”


朱戬一愣,随后疾步冲进了屋里利索地开了灯。


装药盒的抽屉还是第一次被主人如此粗鲁的打开,朱戬一盒盒掂过来,终于挑出了一盒格外轻的。他小心翼翼地将药盒打开,映入眼帘的是一颗巧克力,正安安静静的地躺在里面。


这还是上个月的14号,他亲手递给他的。


“这是我做的所有巧克力里,最好的一颗了。”


查杰的声音轻轻地在他身后响起。


-------------------------------------------------------
然后请大家期待九点十五分明晚的第二夜
๑╹◡╹)ノ"❤️

评论(34)

热度(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