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年忘

失踪人口

戬杰 【一个故事】C4

一个故事

偏校园向。
会是久别重逢,宛若久旱逢甘雨,又乌云散去,晴空万里。

C4




这样莽撞而又直白的遇见,也是有过那么一回的。


朱戬一觉睡醒过来,寝室里的空调还在尽职地冒着冷气。隔着阳台的玻璃门仍能听见宿舍楼下嘈杂的脚步声,他揉了一把乱乎乎的头发,瞥了一眼手机时间。


“起床!熊梓淇!军训了!”他冲着对铺嚎了一声,嚎完又扑通一下倒回床上,动都不想动一下。


前一天各班的人员已经按身高分过营了,他和熊梓淇当仁不让地跑去了一营,发现对上的是最严厉的一个教官时,心头又紧了几分。


当天的空气里都是要爆炸的燥热因子,趁着还未整队,人都三三两两地坐在草地上,拿帽子挡着刺目的光线,无精打采地聊着天。


朱戬被晒得后脑勺火辣辣的疼,于是跟熊梓淇招呼了一声,站了起来往外围有绿荫的地方走。


“同学。”


身后有人叫住他,声音清亮,又因带着点口音的缘故,朱戬生生听出了几分绵软。要他形容一下,大概是冰过的酒酿团子。他回过身去,隔了一段距离之外,查杰的身影第一次撞进他的眸子。


查杰很瘦,军训服穿在他身上显得有些宽大,即便是已经缝纫裁剪过,仍然很不合身。然而还是给他穿出了几分英气,衬得人身材挺拔,精神面十足。


朱戬关注的还是他一张白皙透净的脸,这让他在心里啧啧称奇。毕竟他自己是一身因常年打球而晒出来的麦色皮肤,与之相差千里。


“你手机掉了。”查杰指了指地上几步开外躺着的一个手机,又看了看朱戬。


朱戬道了谢,捡起手机凑上去问:“你是哪个营的呀?二营的吧?哪个系的啊?叫什么名字?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们认识一下吧。”


“二营的,叫查杰。”


朱戬沉浸在人对他友好的态度上乐成了一朵花,等查杰走远了才忽然想起还没自报家门,于是扯着嗓子在后面大喊:“朱戬!查杰,我叫朱戬,体育系的,一营的!”


教官吹响了哨子,人群骚动起来,很快将查杰的背影淹没而去。自然那一瞬间的脚步停顿,微微握起的拳,和那双眼里揉进的所有暖洋洋的意味,都一并被淹没了。




彭昱畅举着手机举得手臂发酸,画面里的两个人仿佛是静止了,只面对面相望无言,风茫茫吹来,卷走了街边一个黑色的塑料袋,它将灌进去,鼓起了一整袋的深深的绝望。


朱戬眼里开始漫起一场大雾,遮掩去磅礴而发的思念,那些思念上堆满了灰尘,是踽踽独行的日子里堆在一起的解不开的情网。


感情没有被磨淡,相反它变本加厉,差点要将理智冲散。查杰在心底排斥要向朱戬靠近的本能,可那些他独自捱过的一分一秒都历历在目,不讨要利息吗,他是连吃点小醋都能让朱戬后悔莫及的计较心肠。


“好久不见。”朱戬开了口,温和地笑。


去你妈的。


查杰非常讨厌朱戬这种临场应变,讨厌他挂上的一脸跟塑料一样劣质的笑。


他没再看朱戬,也没有回话,抬脚就风一样地闯进了火锅店的大门,努力压下声音里的波动怒喊道:“彭昱畅,请客!”


肯留就好,肯留就好。


熊梓淇为了缓和气氛拉着彭彭走出来道:“干什么,欺负我彭彭干什么。”


“你怼他干什么!”朱戬也跟着进来了。


得呗,咱俩一对恩爱狗,套路了你们就不跟你们计较了。熊梓淇给三人倒了酒,桌子底下伸了手,悄悄捏了一把彭昱畅的腰。


氛围仍是十分僵硬,查杰闷头喝酒,朱戬垂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彭昱畅吃得很香,熊梓淇咸猪手不停。


“查杰,不喝了。”终于朱戬还是伸出手去,轻轻扣住了他倒酒的手腕。那手腕很细,仿佛一用力就会断掉,朱戬碰得小心翼翼,多余的动作一个也不敢有。


上手了!


熊梓淇和彭昱畅对了个眼色,齐齐飙起演技来。


“我……我去上个厕所。”


“我……我去看彭彭上厕所!”


查杰推开了朱戬的手,闷声闷气地道:“那我也去看彭彭上厕所好了。”


“大哥们我真的很急别玩我了。”彭昱畅急中生智摆出一脸实在憋不住的样子撒腿就跑,熊梓淇也跟个旋风小陀螺一样呼啸着就跟上去了。


火锅汤色泽斑驳,扔了很多调料进去,也倒了很多辣椒籽。汤水还咕噜噜冒着泡,酒气带着哀愁飘飘然路过。


朱戬瞧着查杰通红的脸,斜睨向别处的水光粼粼的眼。他喝了多少了?是喝了很多了?他挖空了心思去想,竟然想不起来。


“走了。”查杰绕过桌椅,脚步虚浮地向外走。


“我送你。”朱戬跟上去。


查杰停了脚步,转过身来,今晚头一次露出了一个笑。他笑得毫不掩饰,所有情绪都表露在脸上,万分讥讽地道:“送?朱戬,我要不起。”


朱戬不和他废话,在他诧异的眼神里用力将他抱了起来,不顾周围其他人诡异的目光,直直往外头走去。


查杰有些头晕,又懒得挣扎,就任他抱着,胸腔里有些闷气没处撒,就拿手在他胸口一下一下地刮。他看见朱戬抿得紧紧的唇,和下巴处没有剃干净的胡渣。


睡觉吧,他想。


有几年了,没再感受过这份令他安心到骨子里的气息了。






未完。










评论(13)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