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年忘

失踪人口

戬杰 【一个故事】C5

一个故事

偏校园向。
会是久别重逢,宛若久旱逢甘雨,又乌云散去,晴空万里。

C5



客厅里亮起了一盏灯,它缄默地工作着,又好奇地望着抱着它家主人进门来的那张生面孔。


其实也不算陌生。


磕坏了一个角的旋转圆柜偷偷地说。


查杰刚搬进来的时候,行李并不算多。他是个懒于讲究的人,住的地方打扫一下,带来的东西摆摆好,就算差不多了。


从一堆游戏机里翻出一张和朱戬的合照时,他是有些愣怔的。


那时候日落黄昏,他和朱戬并肩坐在画室里,他起了坏心,拿蘸了熟褐的笔往朱戬脸上画了只乌龟。


他的视线专心致志地落在那只逐渐成形的小乌龟上面,朱戬一双含了脉脉柔情的眼却全数黏在他的脸上。


等他俩一起去涮火锅的熊梓淇和彭昱畅两人在几块画板后偷偷接了吻,然后一起掏出手机对着他俩道:“给你们拍一张。”


于是他转过头来,画笔还抵在朱戬脸上。朱戬对着镜头摆了个万年不变的剪刀手,脸上的笑令人见了如沐春风。


后来熊梓淇将那张照片洗了出来,他给抢了去,搁了个相框就这么保存下来了。


那时候他还觉得,他和朱戬之间,有着无限美好的未来。


“算了,怎么也是梓淇拍的照片,改天我买一个体面一点的垃圾桶回来,再把你丢了。”查杰对着它喃喃自语,然后目光环视了一圈,将它摆在了面前一个小小的旋转圆桌上。


他又想了想,将它翻了个面,才算心满意足地着手去整其他的东西了。


后来这张照片,还是不见了。




“那查杰就交给你了。朱戬,有什么事总该坐下来好好谈,好好解决,你俩这么几年互相想得要命又紧闭着嘴巴啥也不说不难受吗?”


彭昱畅没有被准许下车,就窝在车子里吹着暖气,目光透过车窗看着握着门把手神色模糊的朱戬和不知在说些什么的熊梓淇,查了查天气预报。


S市这几天将要下雪了。


春天快些来吧。


“回去路上注意安全。”最后朱戬抛了这么一句,转身进了门。


卧室里并没有开灯,但有柔和的月光透过淡雅的落地窗照进来,查杰在床上蜷缩成一团,抱着被子裹得一丝不苟,看上去像已经安睡了,可朱戬知道他没有睡。


对于彼此而言,都是在偌大的房间里,时隔多年,忽然又多出了另一个人的,轻轻的呼吸声。


朱戬走上前去,在床前蹲下,静静凝视着查杰露在被子外头的半张脸,他心里又有一股子类似于少年时的冲动,想伸手去触碰他浓密的睫毛,想点点他的鼻尖,想轻吻他的额头。


可最终他还是轻柔地道了一声“晚安”,便蹑手蹑脚地退出去,合上了卧室的门。


朱戬漫无目的地在屋里瞎晃,他注意到一个摆满游戏机的长柜,一个安静窝在沙发边的篮球。厨房的四壁上都挂满了壁画,一幅幅的都是令人见了就要馋嘴的美食。


他脑海里开始幻想查杰皱着眉头勤勤恳恳自个儿挂壁画的场景,没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大学还没毕业的时候,他和查杰为了以后的同居生活展开过一次热烈的讨论。


“这有啥难的呀,到时候我们就在外面租个屋子呗,如果我们工作的地方不一样,那最好住的地方离你近一些,我可以多跑些路,你这细胳膊细腿的不行。”


“我想养只乌龟。取名啊,取名叫朱戬,哈哈哈哈哈。”


“乌龟就乌龟呗,我赚来的钱还能给你用来玩游戏,或者我们可以置个柜子,就专门给你放游戏机,取名叫游戏柜哈哈哈。”


“呦觉悟这么深,那我,那我给你买一堆篮球吧,但你不能老出去打,你看你最近皮肤又晒伤了吧。”


我失去的到底是什么?


朱戬找了本干净的本子,本子封面落了些灰尘,他翻开来,小心地撕了一页下来。


他在那一页上写了一段话。


他拿笔写得很慢,一字一句一笔一画都落得仔细,然后先将这张纸压在了餐桌上。


他又轻轻地摸进了卧室,找了把椅子躺下,两条大长腿无处安放,只好搁在地上。


膨胀的思念,总算是在这一刻得到了一点安抚。


查杰微睁了眼,在黑暗里看向旁边安然靠在椅子上的朱戬,凭着记忆描了一遍他的轮廓。


然后直到眼睛盯得发酸了,才合了眼,沉沉睡去了。




梦里依稀听到一点电视剧的声音,脚边爬过一条毛绒绒的猫尾巴,那猫又伸出粉嫩的舌头舔了舔他的脚踝。水缸里的鱼又到了需要投喂饲料的时候,厨房里有锅碗瓢盆翻动的声音,沾了水的衣服就着挂钩晾了出去,钥匙碰撞发出叮当的清响,他伸了手,挂上一个人的脖子。


就这样突然醒了。


天很亮,城市里的早晨也仍旧很热闹,上班族又挤破了头地在地铁站,交通指示灯下车来车往,各人有各人的去向。


查杰觉得头有些沉,目光碰到一旁摆着的一把椅子,一下子变得十分清醒。


他急急忙忙掀开被子,又被冷得缩回去,咬了咬牙冲去衣橱披了件外套,赤着脚冲出了卧室。


客厅里空荡荡的,但明显比他印象里的要整洁一些,想来是有人收拾过的。


厨房的餐桌上还放着一杯热气腾腾的牛奶,餐盘上摆着几片沾了酱的吐司面包,一碗卖相不太好的瘦肉粥,还有几个摸上去滚烫的鸡蛋。


餐盘下压着一张纸,纸上是他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字迹。


“好巧啊查先生,我家也有一个摆满游戏机的长柜,沙发附近也有滚来滚去的几个篮球,对了,我养了一只乌龟,它还没有名字,可能在等着你来取名。”


查杰将这张纸揉成了一个团,又急忙将他展开来,拿手一下一下地抚平。


他坐下来,沉默地吃着朱戬为他准备的早饭。


脚真凉。


他难受地抽了抽鼻子。






未完。




评论(12)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