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年忘

失踪人口

戬杰【一个故事】C6

一个故事

偏校园向。
会是久别重逢,宛若久旱逢甘雨,又乌云散去,晴空万里。

C6



朱戬很快买好了回去的车票。


S市骤然降温,绵绵阴雨里裹着冰凉的雪子,令人触之生寒。


熊梓淇买了两杯香草拿铁,和朱戬两个人对坐在机场内的一个咖啡店里,看着最新一期的早报。


“你要是过段时间不忙了,还是得记得多回来。”他摆了个笑脸拍了张自拍,在微信上给彭昱畅发过去。


朱戬转头看着漫了层水汽的玻璃窗,拿手一下一下地在上面画小人。“嗯。”


“去年的这个时候,查杰得了场重感冒。”熊梓淇啜了一口手里的拿铁,似漫不经心地道。


朱戬正在胡画的手指一顿。




冷冬的早晨一向没什么变化,游窜在室内冰凉的空气,重重叠叠掩着天光的落地窗帘。


查杰在这样一个普通的早晨感冒了,他在刷牙的时候,猝不及防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


牙膏沫子沾在了镜面上,他眨了眨眼,有些无辜。


很快症状由打喷嚏变成了不断咳嗽,再后来他的鼻子堵塞了,嗓子也不大好使起来。


“彭彭,我感冒了。”


他说话的时候语气里携带的奶音就更严重了,声音也像含了口痰似的含糊不清。他不说话的时候嘴巴还要配合鼻子呼吸,于是就总是吸一整口的冷气,这让他很是难受,他觉得自己像一条缺水严重的鱼,呼吸都费力。


彭昱畅和熊梓淇来看他的时候,他正捏着鼻子灌了一整碗黑糊糊的药,红红的鼻子皱起来,细细的两道眉也皱起来。


他向公司请了假,裹着厚重的几条棉被在家里睡觉。熊梓淇见他一脸要努力闷出汗来的决心,觉得有些好笑,又有些没来由的难过。


“你说,最该陪在他身边的人在哪呢。”他长叹了口气,如愿以偿见到朱戬平静的脸上开始缓慢出现裂痕。


你明明在他身上,留了一颗最柔软最深情的心。




彭昱畅回完熊梓淇最后一条微信消息,给他打了个电话。


“赶紧来接我!今天那个我念了很久的电影上映了,必须得去看!”


“我情侣座都买好了。”熊梓淇眼见朱戬关了车门而去,小片的雪花开始往他宽阔的肩头飘落。


这场雪,来得刚刚好。




下雪了?


查杰站在落地窗前看着飘下的羽绒般的雪花,不自在地摸了摸鼻头。


但愿别再感冒了。


房间里的暖气很足,他没有穿鞋袜,赤着脚踩在前几天新买的毛绒地毯上,思考着今天中午吃什么。


房间门把手转动的声音令他愣了一愣,但他又想起来,彭昱畅是有他家钥匙的。“哎,彭彭?”


那人走了进来,又关好了门,动作之随意,好像他本来就住在这里似的。


查杰的表情在一瞬间凝固了。


“我有些话……想和你说。”朱戬未必不紧张,此刻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完全清醒的查杰,一个很有可能在下一秒就将他轰出屋去的查杰。


可他眼里满是真诚,还存了很多挡也挡不住的想念。


想要一个再简单不过的拥抱,想要近距离真实地接触对方的体温,听对方的心跳。


查杰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头会突然涌上那么多的委屈,总之是将他捂了个水泄不通,他一时之间,一句话也说不上来。


“你早上面包上涂错酱了,那瓶是海鲜,特别难吃,真的。”他指控他。


明明旁边还有一瓶花生酱,一瓶甜酱。


朱戬做的粥也很丑,特别丑,丑到他都不想吃,但是他决定给他一点面子,所以就拿勺子吃了几口,却发现味道还不错。


然后他就吞了两个鸡蛋,也把粥喝干净了,但他不要告诉朱戬。


“我下次改。”朱戬走了过去,查杰就往后退了几步。


他又走上前去了几步,盯着查杰光着的脚丫。


“把袜子穿一下,换件厚点的衣服,有围巾的话最好再配上一条,等会儿出去要找最舒服的一双鞋穿,然后跟我走,我带你去见我家里那只乌龟。”


还有很多很多事情,路上我们一并说。


查杰想说不去,又有点想去。


还在考虑呢,朱戬就将他抱住了。像曾经在大学里抱他一样,抱得小心又轻柔,像抱着一件至高无上的珍宝,像双臂间有着他的全世界。


迟到了有些久,这个早该拥有的温存。


查杰硬是没让他击垮心理防线,抿着嘴没什么底气地在他耳边念了一句:


“朱戬你真的特别烦。”






未完。



送上各位心心念念的和好?
话说开还在下一章,可能才算真正和好
预计和好后再腻歪几章大概C10可以完结
比心,晚安









评论(14)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