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年忘

失踪人口

戬杰 【一个故事】C8

一个故事

会是久别重逢,宛若久旱逢甘雨,又乌云散去,晴空万里。

C8



夏日的午后,整个J大都被烤得十分炙热,朱戬提着两杯冰饮走进校动漫社时被空调风劈头盖脸地一顿洗礼,顿时感觉获得了新生。


查杰和一个社里的学妹正聊着些什么,他脸上是少有的平和,偶尔开口间,还带了点愉悦的笑意。


“查杰。”


两人循声转过头来看他,朱戬看着手上仅两杯的冰饮,有些尴尬。


倒是查杰直接拿了一杯过去,连带着吸管一道递给了学妹。朱戬抽出吸管的包装纸在杯面上打了个孔,将这杯递给了查杰。


查杰喝了几口,又将手里的杯子送出去,看向了朱戬。


“这个口味我以前没喝过啊,还蛮好喝的。”他咂巴咂巴嘴。


朱戬接过他手里那杯,就着他碰过的吸管喝了一口。


“可能吧。”他晃了晃杯身,里头的冰块互相撞击发出奇异的声响,他又看向查杰的唇,粉粉的,想亲。


学妹抱着冰饮,红着脸落荒而逃。


这顺其自然的恋爱日常,空气里甜甜的暧昧气息,果然还是没人受得了。


“你来啊,都没人了,我快被你盯出个洞了。”查杰往后一仰,睡在躺椅上冲朱戬比了个勾引的手势。


可怜的冰饮被随意地丢在了桌上,那只还沾着些冰气的手,很快捏上了某人的耳垂,再是脸。


亲吻来的汹涌,又热烈。


查杰双手环上朱戬的脖子,感受到身上人紧密贴着自己的滚烫的体温,忽然觉得这个姿势下有些坏事。


于是他在朱戬开始撩他的上衣时及时抓住了他的手。


他还有些气喘,红着两边眼角,难得服软:“这里随时会有人进来的,我们……以后再说,朱戬……”


朱戬最受不了他带点讨好意味的奶音,于是只好将他拉进自己的怀里,揉了揉头发又吻了吻他的脖颈。


“嗯。”


两个人相拥着,却都有些心不在焉。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之间,只有在真实抱到对方,吻到对方的时候,才有那么一点点的安全感。




如果只是因为年少而阴差阳错的喜欢,分开又是不是对彼此来说更好?


查杰又一次茫然地想象了一下未来,突然疲于接受那些即将接踵而至的难关。


电话响起的时候,是朱戬刚将电话卡塞进新手机里不久。熊梓淇昨天买了两个情侣机来朱戬面前秀恩爱,那他就很不服气了,当晚就揪着熊梓淇也去店里买了两个回来。


暂时还没想好给查杰什么毕业礼物,这个就先算着吧,别的再想。


“朱戬。”他家小崽子说话的声音有些不稳,倒像是紧张。


“怎么啦?”朱戬敏锐地嗅到一点不同寻常的气息,他伸手将风扇开的大了些,因为他觉得自己在不停地冒汗。


气氛闷极,也令人想流泪。


朱戬突然想起图书馆里明亮的一个早晨,他埋头在几本书里有些困倦,查杰像是突然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东西,戳了戳他的手臂,递过来一页书。


书面上是个笑话集,有个问题是“你最不可能对我说的一句话是什么”,下面的回答有例如“你很漂亮”,“我喜欢你”这样的损答。


他觉得有些好笑,还是配合地用嘴型问查杰:“那你呢?”


查杰的瞳孔深处存了他两个模糊的影子,暖洋洋的。他看着他,笑得格外得意:“我们分手吧。”


如今竟一语成谶?


“好,我们都互相冷静一段时间,行吗。”盛夏的晚风啊,怎么比冬天的北风还凉。


电话那头就没有回答了,然后是沉重的断线声。


楼梯的转角处,查杰隐匿在一片黑暗里,灌下了今夜的第一口酒。




收拾东西离开寝室的时候,朱戬将两个新买的手机封存好交给了熊梓淇。“我打算去外市,至于这个,你先帮我保管着。”


“你们到底怎么了?昨晚吵架了?”


朱戬点了点头,“吵架了,我过几天再联系查杰,很快就回来了。”


就像放在桌子上缓慢变凉的温水,寝室角落开始越积越厚的灰尘,在决定离开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这是一场漫长的别离。



酒能醉人,亦能醒人。


查杰在一个清凉的早晨醒来,然后他渴望朱戬的拥抱。


夜里密密麻麻随着酒气一道积存的思念和难过,无不在提醒他答案是再正确不过的爱情。


他想现在就冲去朱戬怀里跟他说“朱戬我他妈的爱你,我竟然这么爱你”。


当他打开沉寂了一夜的手机后,映入眼帘的竟然是朱戬凌晨发来的一条信息,说他去一趟外市,不久会回来。


查杰急急忙忙拨了他的电话,然而无人接听。


他又匆忙换了衣服,直直冲了出去。


曾经仓皇奔逃,后来却发现每条路的尽头都是你,全都是你。


“朱戬,你等我一下,我们和好,我们和好。”


而刚下的士的朱戬,看着手里的手机陷入了沉默。


电话卡忘插回来了。


他叹了口气,决定到了B市再补。


难得接连几天烈日的S市突然下了场大雨,朱戬站在机场望着重重叠叠的雨帘,雨帘那头是急急忙忙赶向机场的查杰。


你看,老天都在为他们难过。


再后来,一个以为另一个彻底放弃了这段感情而心如死灰地换了号码,另一个以为对方有一颗实在狠绝的心,连联系都断的干干净净。


他们的分手悄无声息,像是这场感情里的最后一丝默契。





低温又碰上大雾,长街上的路灯光就成了散发着暖意的指路人。大屏幕上传来几声炮竹响,行人纷纷抬了头,面上多少带了点淡淡的喜气。


两只纠缠在一起的手,就握着更紧了些。


标准的十指相扣。


“快过年了。”朱戬看着查杰裸露在围巾外头冻得通红的耳朵,心疼地拿手捂了捂。


查杰看了一眼他,低声道:“今年的年夜饭,来我家吃吧。”


他们又拐进一条人比较少的路,朱戬将他打横抱起,蹭了蹭他的鼻尖:“好!”


谁都没有再提过去的事,本就是一个不大不小,又可有可无的误会。他们只知道,哪怕天塌下来,他们也不可能分开。


遗憾的是,朱戬家的小乌龟,貌似进入了冬眠。


查杰蹲在它面前,很是惆怅。


等你醒来我再告诉你以后我才是你老大。


“准备叫它什么?”朱戬给他倒了杯温水。


查杰蹲着,想说叫朱戬,可是以后又不太好区分。他想了又想,直到朱戬怕他蹲得腿麻而把他抱起来塞进怀里,他才一锤定音:“霸王龙吧!”


我的小弟,一定有一个霸气的名字。





未完。


之后我就要开始无脑甜了












评论(9)

热度(120)

  1. 铁徐伍史常年忘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