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年忘

失踪人口

执离【一个歌手的故事】

执离
一个歌手的故事


执明这几日行军劳累,最近所思虑的事情又比他前半辈子加起来的都多,所以一到夜里,就难免有些困倦。
迷迷糊糊间,他就倒在桌案上那张地形图上睡着了。
他做了一个梦。
梦里有个与他长得一模一样的人,也穿着一身盔甲,但面上总是挂着一副热情洋溢的笑,连带着眸子里都是跳动的小星星。
一个“本王”还没喊出口,那人就看见了他。然后提着剑好整以暇地绕着他走了一圈,拍了拍他的胸口:“小明啊?”
小明?执明有点不高兴,他可是威武的天权国主,哪里是随便来个人就可以随随便便喊“小明”这种一点儿气势都没有的称呼?
“你是谁?”他特意提高了声音问。
那人又咧开了一个笑,“我是阿黎的头号男粉呀!”
执明一挑眉,瘪着嘴怒:“你凭什么叫他阿黎!”然后才疑惑道:“头号男粉是什么东西,怎么本王从未听说过。”
“呦。”那人笑得更开心了,下一秒又马上将脸沉下了,轻轻地问:“你不是将阿黎这个称呼舍弃了?我当然就捡便宜了。”
执明气极:“那我现在又拾回来了,阿黎阿黎阿黎!我的阿黎!”
那人就坐了下来,又拍了拍身旁的一块空地示意执明过来。
“我教你唱歌吧,很多时候唱歌可以纾解很多情绪,表达很多感情。”
执明信了他的邪。

第二日执明醒来时,尚还觉得有些玄乎,正巧这时候帐外有人禀报,说是慕容国主求见。
他就让慕容黎进来了。慕容黎看了他一眼,行了个礼:“执明国主。”
执明支支吾吾地道:“阿黎国主就不要弄这些虚礼了,有正事说正事。”
“阿黎……国主?”慕容黎虽带了几分疑惑瞧他,可眉稍间似是存了欢喜,执明偷偷观察他,发现他垂着头在笑。
拗口,太拗口了。执明抠着桌角,想将国主两字也去了。
“王上,开阳的飞隼部队已不成气候,但仲堃仪未必不会暗中出手,接下来怕会有一场腥风血雨,另外也请王上,堤防着一些骆珉,他是仲堃仪门下之人,不可信任。”
执明走到他面前,阴阳怪气道:“那本王是不是最该信你?”
“王上从前,一直最信我。”慕容黎又有些难过之意,见执明移开了目光,便转身离开了。
哼,你倒是会懂得利用人心。
他在心里讥讽一番,又迅速没了气焰,心里总有一个声音张牙舞爪地想逃出来,满满的都是阿黎……你别难过,本王舍不得。
这么一来,他心里十分矛盾,又积郁。
于是他决定唱歌。
他唱“一岁一枯荣,回忆荒草丛生,风景不再如旧,我还在等候”,这首歌的调子很好听,词也应景,他很喜欢。其实他梦里那个人,唱歌的腔调怪怪的,但就这首,那人唱的却是非常动听。
执明唱得入神了,重复来重复去,外头的士兵们也听到了。
“王上这是在干嘛呢?”
“不知道啊,是和慕容国主的什么暗号吗?”
于是方夜就去找了慕容黎,慕容黎亲自来了。
他倒没有进去找执明,而是抱着萧在外头静静地听,他觉得心里有些酸涩的甜,总之胀胀的还冒起了泡泡。
过了一会儿,他拿起萧,吹起这首曲子来。执明也听见了,他觉得阿黎吹出来真好听,比他唱的要好一万倍。
他没来由得有些伤感,可又有些高兴。唱歌真是一件神奇的事啊。

入了夜,他又忍不住想掏出梦里攒下来的曲库,随便一掏,心里头就出现了一首《唯一》。
“你就是我的唯一,两个世界都变形……”
这回他唱得很轻,因为他知道将士们都需要休息,而太嘈杂的声音也会影响对于敌袭的判断,他想,终究还不是太平的时候。
可是慕容黎来了,月光映得他像个仙人一般,踏着那道浅浅的影子进来了。
“王上在唱什么?”
执明说:“阿黎,过来些,外头的风给你吹凉了,明日你生了病,又要怪到本王的头上。”
慕容黎沉默着,走过去坐到了他下首。
“阿黎……国主,好奇本王在唱什么?”执明竟然也跑了下去,蹭到了他旁边。
慕容黎点了点头,夸赞道:“甚是悦耳。”
执明心情愉悦,就开始教他唱《唯一》,他的阿黎是世间顶顶聪明的人,一教就会。
于是他们就你一句,我一句,唱得互相都流了泪。

执明觉得有一首歌,梦里那个人教的不认真。就只教给了他三句词,还都是一模一样的。但他出奇地很喜欢,无奈并没有合适的情境能让他唱出来。
于是某个晚上他偷偷摸去了慕容黎的帐子,尽量摆着一副冷脸,好生嘲讽了一通阿黎。
慕容黎也没有生气,只是跟他说:“夜深了,王上回去休息吧。”
本王不能回去,本王就是要来你这儿休息的。
执明这么想着,就诚实地跑到床榻上躺好了。过了一会儿他见慕容黎不动,就自己上手将他拉了过来,开始解他的腰带。
“王上?”
“睡觉!”
他欺负了阿黎一整个晚上,方夜和萧然蹲在外头瑟瑟发抖,开始担忧明日他们主子还有没有能力下床。

“主子,执明国主今天看上去心情不错,而且又开始唱歌了。”方夜一边替慕容黎穿衣一边道。
“他唱了什么?”
“他在唱,难忘今宵,一直都是这一句。”
慕容黎面上一赤,又平静地道:“你去告诉他,是昨宵。”
听到这话的执明,当天晚上又摸进了慕容黎的帐子。

其实执明还会很多首,比如“我有一根仙女棒,变大变小变漂亮。”当初梦里那个人唱这首唱的十分欢脱,但是执明觉得这首歌的词不适合他,他觉得手头有一支萧的慕容黎比较合适。
慕容黎,拒绝学。
阿黎当真不懂音律之美。


当然执明还窝藏了一首,一首梦中人唱得断断续续,边唱边抚额的歌。但是那个人终于还是唱完了,按着他的肩说,你要记得词,一定要记得词。
本王记得的。
那是经历了很多风霜之后的事了,他握紧了阿黎温热的手,拿星铭挡在了他的前头。
他说,
我会罩着你,活到最后一集。


评论(23)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