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年忘

失踪人口

两个厨子的故事


两个厨子的故事


阿黎做饭可能将锅给炸了,滚滚浓烟冒了出来,呛得执明直咳嗽。他计划好的满腔的话都被堵在了喉里,一时之间竟然有些不知所措。
他看着慕容黎扑了满面灰的脸,皱起来的眉头和略略沮丧的神情,心底生了几分柔软的无奈。但他的立场是不能动摇的,他还是神色漠然地说:“慕容国主这又是何苦。”
他掏了块帕子出来,搁在手上递向慕容黎,这帕子上大抵真藏了几重关怀,被手指屈起的褶皱里熟睡着他对他的情。
慕容黎没有动,他以为做饭这点小事他该是得心应手的,没想到让执明瞧了笑话。那倒也罢了,他委屈执明仍然不待见他。
风茫茫吹得依旧,执明扶着他的肩,动作轻柔地替他擦脸。阿黎的眉眼,阿黎的鼻尖,阿黎的唇边。他一颗心里像掺了揉碎的桃花,在心窝里酿了碗余香漫漫的清酒。
“本王教你。”他看着慕容黎皱成一团的脸,乖巧垂着的双手,中了邪般这么说了一句。
底下的人收拾好了屋子,又搬了一个新锅来,慕容黎用溪水洗净了脸,自桥那头缓步而来,风光依旧。


执明做饭可能把锅给炸了,滚滚浓烟冒了出来,呛得慕容黎直咳嗽。他本来满心期待地等在外头想着吃上执明亲手做的佳肴,如今却望着更加狼藉的屋子,沉默无言。
他看着执明扑满灰的脸,和可怜巴巴地耷拉下来的那撮小紫毛,有些想笑。“王上是要教我什么?”
执明哼了一声,故作冷静道:“是锅不好。”他以为他曾经贪玩跟着宫里的厨子摆弄了几下厨具就该会做饭了,没想到在慕容黎面前丢了面子。
“给本王擦擦脸吧。”执明没有帕子了,可是满面的烟灰令他十分难受,他也想让阿黎给他擦脸。
慕容黎想了想,拢起雪白的袖子替他擦脸。执明闭着眼,皱着眉头,脸花得像个小乞丐,慕容黎嘴角生了几分笑,而后弧度缓慢扩大。但他决定给执明几分面子,便没有笑出声来,只觉得眼前这人当真占满了他的欢喜。
“本王觉得,两国既已成友邦,做饭这件事上,也要互帮互助才行,不妨慕容国主与本王配合,咱们再试一回如何?”
慕容黎有些不想应,因为他看执明连脸都没有去洗,很有可能是嫌等会儿再洗一遍麻烦。
执明一步三回头看了他很多遍,他终于艰难地点了点头。


执明和慕容黎做饭可能把锅给炸了,滚滚浓烟又冒了一次,屋子早就已经没了,屋顶也早就掀了,所以浓烟来势汹汹得令周遭扎营的将士们乍一看以为是敌袭。
慕容黎眼疾手快地在灾难发生的前一刻拉着执明跑了出来,而后两人望着对方乌黑的一张脸,默契地一同陷入了沉默。
“这个锅也不太好。”
“王上……”
“阿黎的另一只袖子借本王吧。”
“王上的也借我吧。”
他们像是都累了,找了个干净的空地并肩坐了下来。宽大的衣袖挡住了两人的脸,诡异的动作中,他们竟然都没有记得其实可以自己的袖子擦自己的。
执明瞧着暗下来的天色,望着远处重重叠叠的山的轮廓融入夕阳里,庐舍外似是有一片竹林,风吹得竹叶沙沙响。
“阿黎你的脸黑糊糊的。”
“王上的脸也黑糊糊的。”
称呼怎么叫回来了,他不管了,当个厨子真难啊,还是和阿黎一起看看乡间风光吧。


方夜和萧然终于回来了。
天权和瑶光的将士们沉默着坐在林子里,见到他们手里的柴火,又叹了口气。
末了又一起笑了起来。
“什么事儿你们这么高兴?”萧然疑惑地问。
一个小士兵回道:“奥,报告萧将军,咱们王上和执明国主亲自做饭啦。”
方夜愣了一下,他可不知道他家主子会做饭。
可能执明国主会吧。
于是他们放心地去送柴火,走至桥边,远远地望见互相黑着一张脸随随便便坐在地上聊天的慕容黎和执明,他们顿住了脚步一道沉默了。
“这里面有我们主子吗?”
“不知道,不认识。”


评论(7)

热度(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