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年忘

失踪人口



一波三折发出来
戬杰RPS
ooc慎 锅归我

————————————————————————


  酒池肉林里浸泡着腐朽的灵魂和刻薄的世俗,投诚者忙不迭地为之敬酒,制裁者不动声色地纳为己用。

  朱戬灌进最后一口酒,像是有些疲倦地坐了下来,懒懒散散地靠着椅背。他面上的表情有些冷,垂着眸不知道在想什么。西装领带上还留着一个绯红的唇印,那双骨节分明的手在几分钟前曾扣过一个女人的细腰。

  夜色汹涌地压下来,将最后一丝亮光也抹杀。车开在高速公路上,扬起的车窗隔绝去在外徘徊的凉风,车内一股浓重的酒精味道。

  手机上有几个未接来电,朱戬盯着来电姓名看了很久,最后无动于衷地摁灭了屏幕。

  “开快点。”


  别墅里仍旧是灯火通明,通往大门的路两旁落满了丛树的影子。朱戬来得无声无息,像一只英俊得过分的午夜幽灵。

  他跌进柔软的沙发里,扯散了领带,脱了外套。

 点我继续

  朱戬没有说话,只从鼻腔里溢出一个嗯字,停了动作放他下来,又安抚性地捏了捏他的手,随后看似毫不在意地跑去开冰箱拿水喝。

  过了一会儿浴室里响起了哗啦啦的水声,查杰将朱戬脱下来的衣服以及那条领带统统扔进了垃圾桶里,末了才拖着步子进了卧室,反手锁上了门。

  门锁落下的一瞬间,伪装就掉得厉害。他将整个人都缩在被子里,才能稍微缓减几近失控的情绪。钥匙插入门锁的声音在夜里无比响亮的清晰,他脚拇指一缩,未干的湿发贴在脖子上,刺激得神经都在颤抖。

  朱戬的脚步声很轻,身子压到床上的动静也很小。他看着和被子卷成一团的查杰蹙了蹙眉,随后试探着拉了拉被角。

  “能缓刑吗。”他用了力掀被子,一只手伸进去准确地将人捞了出来,圈在怀里。查杰这几年给他养胖了些,不再像从前一摸一把骨头,但他还是觉得有些瘦,尤其现在抱着,一点儿肉都掐不出来。

  “凌迟算了。”

  尾音淹没在吹风机鼓起的热浪里,查杰闭了眼任朱戬的手揉着湿乱的头发,心里酸得发胀。

  插电口被拔掉的时候,朱戬吻了他的脸。查杰睫羽一颤,知道这是朱戬每次临睡前的惯性动作。他拉过被子,自己都不自觉地默许了朱戬留下来与他同睡。

  本就穿得有些随意的衬衫余下几粒扣子也被解开,在查杰惊愕的神色中缓慢滑落,他尚还未回过神来,朱戬已经在他光滑的肩头啃了一口。

  “穿湿衣服睡觉容易着凉。”干燥绵软的T恤套到了头上,朱戬在帮他穿衣服,查杰的视线受到阻碍,反而将那带着缱绻叹息的声音听得更清楚。

  “就你老妈子事多!”他躺倒翻了个身带走了大半的被子,朱戬蹭过去,从背后轻轻抱住他,慢慢解释说:“宴会上乱七八糟的牛鬼蛇神的确太多,总有肢体退化的动不动摔我身上,我好心接了,她还想吻我。”

  说到这里他有些不屑地笑了,感受到怀里的小崽子又骤然暴躁起来的气息,才接着道:“躲了,但领带没能幸免。”

  良久查杰都没有动静,朱戬盯着他耳朵上短短的绒毛发呆,眼底积了一汪深潭。

  “晚安。”

  “把被子盖盖好!”

  “哎。”

  早晨起来的时候,两个人又毫无睡姿地纠缠到一块儿去了。朱戬睡眼朦胧地醒来时看见的就是查杰近在咫尺的脸,和他挂在自己身上的一条长腿。

    点我

  “朱戬我日……你……”

  朱戬出门的时候,查杰还奄奄一息地躺在床上怀疑人生。

  朱氏集团这几年发展得欣欣向荣,已经隐隐有要坐稳酒店产业龙头的位置。早些时候公司在老一辈手里也是一路顺风顺水,朱戬说得直白些便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富二代。

  朱戬刚坐上总经理这个位置时,各方面处事都还不够圆滑。他有他自己的一套执拗,却也的确有雷霆手段来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后来在生意场上漂浮得久了,也习惯了虚与委蛇和逢场作戏。

  但他的棱角仍旧没有被磨平,反而变得更加锋利了。

  有一年的五六月,石榴正开花,灿红如火,查杰像一颗飞速坠落的流星,直直地闯进他的生命宇宙里,炸开了噼里啪啦的火花。

  “总经理,财务分析报告。”

  朱戬连资料袋也没有接,转椅打了个倾斜的弯,找了个恰好的角度将查杰从头到脚毫不掩饰地看了个遍,眼里飘起了星星点点的亮光。

  “很好。”

  也不知道评价的是工作,还是人。

  查杰这个兢兢业业的财务部部长,从此出入朱戬办公室的频率与秘书没什么两样。长此以往,两个人心底都滋生出了密密麻麻的情愫,交织缠绕,牢牢地打了一个死结。

  查杰那段时间十分喜欢吃海南鸡,一顿三餐都不离。朱戬偶尔得了空也会和他两人出去吃,就坐在一个普通的海南鸡店里,摆了一桌查杰喜欢吃的菜,再配上几瓶加冰的啤酒。

  “有点吃相啊。”

  “嫌弃你别看啊。”

  油腻腻的手又去撬啤酒盖,朱戬夹着筷子给他喂鸡肉,两个人面对面乐呵呵地傻笑,查杰敲着桌子要朱戬给他唱歌,朱戬唱了,他又抱着啤酒瓶笑的前俯后仰,红唇白面,眼珠子里沾了酒气,连睫毛都是湿的。

   点我点我

  扔在沙发上的手机响了,查杰回笼觉没有睡饱,带着点怒气去接了电话。朱戬说他晚上大概会晚点回来,除此之外又交代了些什么零碎的小事,查杰没有在意。

  偌大的别墅里冷冷清清,几年如一日。


  这事也要追溯到很久以前,公司年会上查杰喝得有些多,有几个受邀前来的合作代表撞见了他,他眉眼生的精致,那些人起了心,出言调戏了他。手臂被抓住时他是万分厌恶的,然而还不等他做什么,朱戬已经如同一头发怒的凶兽般动了手。

  他做的不留一丝余地,叫保安将几个人宛如扔垃圾一样扔了出去,几句话毁了合约,在众目睽睽之下带着查杰义无反顾地离开了。

  黑夜里的风装满了寒冷,朱戬抱着查杰的身子在发抖,他不是害怕,而是将心里的戾气压抑得艰难。许久后他像是下了什么决定,低着声音说:“别上班了,我养你吧。”

  查杰愣住了。

  他在一个温热的怀抱里,仰头望着夜空里的星辰。风又沉默着路过了一回,他深吸了一口气,用轻到不能再轻的声音道出了一个好。

  但查杰并没有将这个好字维持太久,骨子里的骄傲无法令他喜气洋洋地接受这份劈头砸下来的安逸,就好像以往他和朱戬两个人乐此不疲地一道加班时,他调侃的自己就是个忙碌命。

  他挑选了一个小公司,凭他的资历面试和入职也轻松得没有一丝挑战。朱戬总是早出晚归,偶尔待在家也正好是他休假的时候,日子简单平静得像一杯尝不出味道的白开水。

  两个人曾商量着要不要养一只英国短毛猫,或者是一只温顺的金毛。但这也好像只是一天里除了问饭吃了没有之外挤出来的一个话题,久而久之也淹没在了手机的信息箱里。

  他们聊得不算太多,但那些平凡的文字在日积月累中逐渐凝结成了光耀夺目的宝藏。

  朱戬结束了最后一场会议,坐在办公室里望着夕阳的余晖,直到夜幕将他铺了金灿灿一路的思念收起,他才起身看了一眼时间,从办公桌最底下的一个抽屉里拿出了一个小盒子,挂着莹白月光的嘴弯微微勾起。

  车的引擎熄灭,朱戬靠在驾驶座上看着漆黑一片的别墅,心里生长出了大片的仙人掌,刺得他鲜血淋漓。片刻之后他重新开了前照灯,方向盘带起车轮胎与地面的剧烈摩擦,声音尖锐。

  这些年查杰一直都和朱戬同居,都快忘了自己的那一方房产。此刻他才刚拿着钥匙开了门,屋里满面的灰尘让他开始后悔应该先租个干净的屋子临时落脚的。

  糟糕的是没电也没水,他气馁地一屁股坐在行李箱上,安静了几分钟后忽然回忆不起促使他生了离开的念头的原因。手机屏幕的荧光在黑夜里分外显眼,查杰接起电话,与来电人一起默契地保持了沉默。

  朱戬倚在一个公用电话亭里,妄图听清楚话筒里传来的查杰轻微的呼吸声。他抬了抬眼,平静无波的眼底缓慢地掀起了重浪。

  “结婚吧,查杰,我们把婚结了吧。”

  这话宛若一道惊雷,查杰拿着手机在漆黑一片的房间里试探自己的心跳,努力平稳了声线说道:“你有病吧?”

  “有,相思病,病入膏肓快死了,你救不救,不救我今晚就横尸街头了。”

  “朱总必然祸害遗千年。”查杰咬牙切齿地挂了电话。

  朱戬在耍赖皮这一项的造诣简直是炉火纯青,查杰多年来深受其害,今天又领教了一番。他开着车窗吹着夜风,盯着朱戬的侧脸想从上面烧出一个洞来。

  等红绿灯的时候,朱戬才有些抱怨地说:“怎么能离家出走呢。”查杰看着他带着点委屈的眼神,心里的气消了大半。朱戬在他面前的确坦诚得倔强,就好像不会半路把领带换掉,想找他就丢掉面子打电话低头讨饶。

  他们生活在一起,以恋人的身份。缠绵悱恻也有,争吵矛盾也有,好的坏的,都甘之如饴地受着,仿佛已经笃定了这场充满浪漫色彩的羁绊,坚信会互相扶持着走完一生。

  朱戬这几天又忙了起来,文件在办公桌上堆成了一座小山。但他仍旧例行关心着查杰一日三餐吃什么,临近下班的时候会发信息知会查杰一声。

  “带点肉回来,我饿了。” 查杰回他。

  “什么肉?”他极快地将字敲回去。

  “猪颈肉吧。”

  朱戬笑了,他卸了一整天的忙碌下来,披上了外套,连走路的步子都是轻的。

  车子停下时,查杰站在二楼的落地窗后喝了一口冰水。他仍旧是刚沐浴完,浴袍随意地裹在身上,反正待会儿朱戬都会把它解开。

  朱戬进来时,他特意审视了他一会儿,今天倒没有整什么幺蛾子,也没有刺鼻冲天的香水味。

  “等你老公呢。”

  “在等我孙子。”

  朱戬翻了几件干净的换洗衣服出来,边脱外套边认真:“等我洗完澡出来再好好讨论这个问题。”

  查杰将他的拖鞋踢过去,拿着遥控换了个台,新拆的薯片他嚼了几口皱起了眉,跟朱戬控诉道:“这个味道吃起来怎么那么怪啊。”

  朱戬晃出去的身影又闪回来,扒在门边扫了一眼包装。

  “记住了,下次不买这个。”

  没过一会儿挂着毛巾浑身都是沐浴乳味道的朱戬就躺倒在了床上,查杰很是嫌弃地说他像个从澡堂里出来的老大爷一样。朱戬静静地看着将沾了零食屑的手往自己衣服上擦的查杰,忽然轻声说:“明天陪我去买套西装吧。”

  “好端端的叫我陪你买西装干嘛?”

  “你前几天不是刚扔了一套?”朱戬看着查杰的脸以极快的速度黑下来,忍不住伸手挠了挠他的下巴。

  “肉呢?”查杰闷声闷气地道。

  朱戬快速地将衣服脱了。

  “来。”

  这一夜折腾得有些晚,两个人睡得很沉,第二天醒得也很晚。查杰睁眼时发现自己还躺在朱戬的臂弯里,看了一眼时间有些讶异地开口:“你今天不上班?”

  朱戬亲了他一口,“不止今天。”

  早餐做得很简单,两个人倒两杯牛奶,朱戬望着空空如也的冰箱束手无策,最后只翻出两个火腿三明治来热了热。

  太凄凉了。

  查杰有些心虚地低头喝着牛奶,朱戬撕开了三明治的包装,看向他说:“你最近是休假?如果不是也向公司请个假吧。”

  “啊?”查杰吓得差点把牛奶吐出来。

  “你以为我为什么每天都那么晚回来?”

  朱戬无数次后悔在那个情绪失控的夜晚没有商量地插手了查杰的人生,而查杰顾虑着他的感受小心翼翼的迎合更是让他愧疚。查杰去应聘的时候他是知道的,他什么也没有做,只是想办法要到了他的上下班作息表,紧接着默默地配合。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查杰有多优秀。他所需要做的,也仅仅只是不动声色的陪伴而已。

  “你要不换个好点的公司吧?不然埋汰人才啊!”朱戬又开口。查杰三两下将三明治解决干净,含含糊糊着骂他话多。

  “收拾一下行李,等会儿我们出国。”

  “干嘛啊这又是?“查杰噎了一下,发现越来越看不懂朱戬了。朱戬给他倒了杯水,将戒指盒掏出来啪地一声拍到了桌上。

  “说过了结婚!顺便把蜜月度了。”

  查杰将最后一口牛奶喝尽,翘着二郎腿欢欢喜喜地道:“我会在飞机上好好考虑一下的。”

  竟是如此迫不及待想与对方绑上一生。





THE END

————————————————————

其实我还是觉得我写的很清水被屏蔽没道理啊!!



评论(16)

热度(1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