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年忘

失踪人口

贪杯 C4

酒吧老板(店长)x 兼职生(班长)

C4


C1    C2    C3

 
  朱戬抱着查杰进了包间,将最后几声喧嚷也拖出门缝后拿肩膀撞了下角落的开关,灯光亮堂堂地睁开眼来,温暖地舔着他的脸。 
 
  怀里像躺着一只乖巧又柔软的猫,正毫无防备地在小憩。查杰白净的脸上仍覆着酒水晕上的片片粉红,他的唇生得很漂亮,凑近了看更像个晶莹的樱花团子。 
 
  朱戬拿指腹轻轻摩挲着查杰的脸,挨在眼底的沉静缓慢上浮,演变成灼热。他捏住查杰的下巴,迫使唇微微开启,将吻落了下去。 
 
  他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像春风吹开湖堤岸边的花,青雨低唤的第一遍柳芽,是柔情缱绻,夜莺唱起的婉转情歌。 
 
  查杰的唇很软,唇齿间还留着一点甜丝丝的酒香。朱戬温热的舌头卷着他的,愈吻愈深。 
 
 
  夜又蒙上了一层黑面纱,挑了几颗漂亮的星星做首饰。 
 
  西装外套委屈地滑落在地,沙发上的人揉着眉心坐了起来,扫了一眼四周,有片刻的出神。 
 
  查杰只记得先前喝了一杯朱戬调的酒,然后就不省人事了。他有些生气被捉弄,心里已经有了点撂担子不干了的想法。他又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发现已经很晚了,学校估计是回不去了。 
 
  灯很暗,他的影子斜斜地躺在地上,往门的方向延伸。外面漆黑一片,却还能看到吧台方向亮着柔和的光。 
 
  朱戬仍是在调酒,一如查杰初来酒吧应聘的那晚。他穿了件白衬衫,领口的扣子开了一颗。笔直的西装裤衬着一双修长的腿,白皙的手从裤袋里拿出一个打火机,扔给了坐在他对面的一个男人。 
 
  那人穿了一件加长的灰色风衣,几乎遮挡住了大半个身子。帽檐投下的阴影和宽大的黑色口罩在夜里几乎融为一体,他坐在那儿的姿势很随意,像是和朱戬认识了许多年,正慢条斯理地和他聊着话。 
 
  查杰觉得这人有些熟悉,正在思考间朱戬转头来看向了他。 
 
  “你醒了?”  
 
  一个语气带着礼貌的问句,连尾音都平平淡淡,像罪魁祸首不是他似的。 
 
  查杰走过去正要质问,却看见朱戬手里端着一杯蔚蓝色的鸡尾酒,熟络地递给了对面的男人。 
 
  那人将顿在查杰身上的视线挪开,接过来一举饮下,起身一言不发地推开了酒吧的大门,离开了。 
 
  “你看,不是谁都像你这样一杯倒的。”朱戬朝查杰指了指空杯。 
 
  查杰不想和他争辩,语气硬梆梆地说:“以后别给我喝你调的酒了。” 
 
  “好吧。”朱戬看上去很惋惜。 
 
  查杰还憋着辞职的事没说,又觉得当下气氛有些沉闷,一时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开场白来打破尴尬。朱戬却一副怡然自得的模样,擦干了清洗过的杯子后问他:“要不要跟我回家?” 
 
  这自然的仿佛街上随便遇见了一只流浪猫,他摸着它的爪子温柔地问要不要跟我回家,又像午夜邂逅了眼波流转的漂亮女人,雄性激素喷薄待发时候问出口的要不要跟我回家。也许也曾用于认识的朋友醉倒在了他的吧台前,也可能是一句调侃的玩笑话,但查杰左思右想,觉得哪一种都不该适用于他。 
 
  拒绝。 
 
  朱戬从查杰的眼神里很容易地读出了这个信息。 
 
  “可是这个点,你回不了学校,我的酒吧我不允许员工过夜,你也可以住酒店,不过很浪费钱的。”朱戬想了想,又加了一句,“我家游戏很多的。” 
 
  “没兴趣。” 
 
  怪蜀黍。 
 
  朱戬无奈,看着查杰渐行渐远的背影终于还是迈开了步子上前去将他捞了回来。“朱戬你干嘛!”查杰一个没留神被朱戬带回了原地,顿时炸开了毛。 
 
  “睡!酒吧给你睡!太晚了你还是别上街了。”朱戬大有一种搬起石头砸了脚的感觉,他本来计划着揩点这个小班长的油,等他醒来天色大晚了再骗回家,炫个富。 
 
  朱戬是个技能点满满的人,也少不了艺术细胞,家里装修得别具一格,去过他住所的人就是管中窥豹,也能看出他本人的格调来。他想把让他一颗心上窜下跳的查杰拐到手,就无时无刻不想着向对方传递“我很优秀我是良偶”的信息。 
 
  没想到查杰直截了当地拒绝了,连个回旋的余地都没有。一想到这个小孩要凑合着睡在酒吧里,他面上一向温和的神情终于有些崩不住。 
 
  “你刚才不是还不给吗?”查杰略有所思地看了他一眼。 
 
  “原来我这样说过,忘了。” 
 
  “……” 
 
  朱戬看着查杰躺回沙发上,内心担忧他睡着了几个翻身会摔下来。 
 
  “你不回家?”查杰躺下后又拿出手机不知道看起了什么,慢悠悠地问了朱戬一句。 
 
  “不回了。” 
 
 
  我不放心啊,我的小班长。 
 
 
 
 
 
tbc
 
   
 
   
 
  

评论(22)

热度(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