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年忘

失踪人口

堂仙





小剑客坐在临湖的一座酒楼里嚼着花生米,伙计端了煨烤得喷香酥脆的叫化童子鸡上来,还替他拿了几壶温酒。打窗边悠悠来了几缕凉风,小剑客油腻腻的手急急去抓糊到脸上的发须,再抬头时远处的青山绿水已被笼罩在蒙蒙烟雨中,撑船的船夫披上蓑衣,姑娘们手里的油纸伞也像花一样地开。

“杭州真是个好地方呀。”小剑客将这样的好风光收进眼里,欢欢喜喜地背上剑走了。酒楼的厨子急匆匆地将拌好的浓汁浇到鱼身上,招呼都没跟旁的人打一声就跑没影了。

厨子不是个正经的厨子,但他的确烧得一手好菜,早些年还是皇宫里的御厨。后来他凭着与皇帝之间的那点交情,请了一道旨撂了职,兜兜转转飘到了杭州谋起了生计。三月踏苏堤春晓,入夏赏曲苑风荷,秋来听南屏晚钟,冬至寻断桥残雪,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就差个娇滴滴的小媳妇儿了。

厨子说自己对情呀爱呀这类的事没什么向往,旁人就问他这是为何啊。厨子挠挠头,说起他赶路途中的一桩事来。那会儿他碰上几个山野强盗,又手无寸铁,正处境艰险时来了个身手敏捷的小剑客救了他。

那小剑客俏生生地立在厨子对面,一双眼睛黑溜溜地盯着他瞧。厨子乐颠颠地道:“你救了我,按道理我该以身相许的。” 小剑客的脸腾一下红了,支支吾吾地道:“那是,那是姑娘才以身相许的。”厨子见蒙不着他,便死皮赖脸地缠着他要报恩。小剑客轻功好,三两下就逃开了,远远地对着厨子喊:“大侠都是这样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有什么恩呢,后会有期啦!”

我就报恩也惦记上了,人也惦记上了。
厨子这样说。

小剑客在路边买了把油纸伞,边走路边将水滩子踩得啪嗒响。断桥上迎面来了一位白衣服的姑娘,雨丝不留情面地哗哗往她身上刮。小剑客当下就把手里的伞递了过去,那姑娘抬眸望了他一眼,温温柔柔的,宛若春风吹桃花。

厨子就在这个当口赶来了,抱着把伞对着小剑客嚷嚷:“大侠我来报恩啦!”小剑客听得这熟悉的语气登时一惊,回过头去看见厨子在雨中笑得春光灿烂的一张脸更是撒腿就跑,伞也不要了姑娘也不要了,糊到脸上的须须也管不得了。

“哎呦喂!”厨子追了没两步就摔了,身子落地发出沉闷的一声响,听着就让人觉得摔得不轻。小剑客的两道眉拧成了麻花,又风风火火地跑回来了。“你说你,你这是作甚啊!”小剑客背着厨子去了医馆,厨子哎呦哎呦叫疼的时候,他也苦着一张脸心一抽一抽的。

厨子说这恩要报两倍的恩了,拉着小剑客高高兴兴地回了酒楼,要给他做菜吃。小剑客虽然是个厉害的剑客,但好美食,一听这话,也不闲厨子烦了,也高高兴兴地找了个好位置坐了下来,等着大快朵颐。

厨子的手艺当然是好的,小剑客也不吝啬赞美,吃一口就夸厨子一句,夸得厨子脸上都开了花。
“我可以天天做给你吃啊。”

小剑客听到这句话抬头看了看厨子,想起厨子还是带伤给他做的这一桌子菜,心里就有点过意不去了,偏偏厨子看着他的眼神还暖融融的,他不知怎么的生起一些心酸来,连眼睛都变得红彤彤的。

“傻厨子,笨厨子。”

厨子挠挠头,也不知道这进展究竟算好还是坏。
他,他是想和小剑客过日子的呀!


—————————————————————————
过日子之后或许厨子就陪着小剑客浪迹天涯去啦
或者小剑客寻了个药铺当学徒,厨子还是酒楼里的厨子,两个人没事就一起逛逛西湖啦谈谈恋爱啦

晚安❤️

评论(12)

热度(116)

  1. 夜陵c常年忘 转载了此文字
    超级喜欢了!甜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