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年忘

失踪人口

执离 乡野之一

又名 鸡到底有什么错

老年人(并不)的蹉跎生活
只是我想写想看的……慵懒又邋遢的小剧场



骏马的蹄踏过羊肠小径,将草屑卷得纷纷扬扬。停留的野雀惊慌逃离,梭游的闲风好奇地钻入策马人墨青的衣袍里。

“阿黎,我回来啦!”那笑音里携着逍遥之意,还有点儿邀功讨赏的味道。慕容黎隔着门板都能想象出执明欢愉的神色,不由得也跟着高兴了几分。

桌上红红绿绿的小菜已摆齐了,两个酒碗叠在一块儿,旁边还有叠香喷喷的花生米。

鸡很肥硕,被慕容黎拎在手里,蹬着两只爪子沉默。它先前还伸着脖颈扯着嗓子为自己鸣不平,后来与慕容黎凉凉地对视了一眼,便骇得偃旗息鼓了。

“也罢,小家伙,给你一条生路。”

鸡不明白为什么这红衣美人总覆着霜寒的脸突然回了春,它只感到那双手松了对自己的钳制,熹光从屋外探了头进来,那是它的生命之光。

于是夹紧屁股,扑棱着鸡翅,狂风般从执明胯下横扫而过。

“王上,鸡跑了!”慕容黎作势要追,执明匆匆将集市上买来的酒放到一边,挽起衣袖兴冲冲地奔了出去。“本王捉给你!”

那两坛子酒并肩立在屋前,两道影子被拉得老长。


慕容黎抱了一怀的旧书摆到日光下晒,偶尔抬头望望前方的水田里,气喘吁吁追着鸡跑的执明。


两颗老榕树间尚还挂着一个小秋千,是他们初来此处时执明动手搭的。慕容黎躺到上头,吹起一首老曲子。

“阿黎——”执明听见箫声回头远远地喊了他一声,面上的笑维持了不过几秒,又在记起鸡的那一瞬间溶解而去。

“咯咯咯咯咯咯咯!”


“给本王站住!”


游云成群结队地飘了来,一会儿望望那头岁月静好的慕容黎,一会儿望望那头鸡飞狗跳的执明。

慕容黎在看远处的山,远处的水。

山环着水,水抱着山,在此人迹罕至又鸟兽稀缺之地,它们安然地互相守望着,不曾孤独,亦不惧孤独。

他再回过神来去望执明时,那人已是一个模糊的小黑点了。

“王上,回家吃饭啦。”

他起身一个纵跃而去,掠过稻香水田,掠过山溪小涧,去追他的,人间。

评论(12)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