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年忘

失踪人口

小段子



原是连日缠绵淅沥的梅雨惹得人困倦,于是驾了马游了趟江南,却不曾想半道捡了个俏面剑客,当时一瞥惊鸿,就此情根深种。


执明一直思忖着怎么将人留在府里,几日过去那剑客醒了,伤已好了七成,接过丫鬟手里端着的药便面不改色地倒入喉里,抬眼时表情也没多大波澜,只露了几分感激出来,而后表明要报恩。


报恩!执明大喜,就差没将“不如兄台以身相许啊”这样的话吐出来了。


“既然你执意如此……本王身边恰巧还缺了个贴身护卫。”执明想得好啊,贴身护卫这差事,得时时刻刻寸步不离地跟着他吧?


“好。”


很快王府上下都知道自家王爷身边多了个特别好看的护卫,王爷一天要唤他无数遍“阿离”,还不许他自称卑职,也不许自称属下,更不许对任何人行礼。“阿离不必守这些规矩,阿离于本王是特殊。”曾有小丫鬟无意间听到王爷这样对慕容护卫说,声音还柔得很呢。


瞎子都能看出来王爷是犯了桃花了!


“我以为你至今未抬个王妃进来是为何,好嘛,的确是缘分未到,到时又出人意料,实在令我大吃一惊……”莫澜这人说得正经些是执明的幕僚,说得白些,就是执明的玩伴了。


“有主意没主意?没主意拉倒!”执明是有些急了,当初与慕容离约了一年的报恩期限还觉得耽搁了他,现在只觉得三年五载也不够用的了。


莫澜让他剑走偏锋。“你想,你救了他一命他才留下来报恩,索性再救他一命,这回还要救到他心坎上去,明不明白?”


执明点点头,转身就从王府暗卫里挑了支刺客小队出来,不顾一群人跪在下头冷汗涔涔地齐喊“不敢”,硬是下了命令,末了还补了一句“不许伤到本王的阿离!”


入了夜,时辰一到这批人马就忠心耿耿地赶去演戏了,先潜入执明屋内,随后在主子惊天动地恨不得告诉所有人他在那儿的喊声中迎来了慕容离的长剑。


“阿离救命啊有人要刺杀本王!”
“阿离不用管本王了!他们人多势众,你赶紧走吧!”
“阿离……”


慕容离的武功高强出乎执明的意料,但胜在暗卫人多,他又千方百计地试图挡剑,总算寻着个机会,那剑却偏了几偏,又宛若惊弓之鸟般缩回去了。


他瞬间怒道:“抖什么!”这一声吼得慕容离若有所觉,扭头深深看了他一眼,收剑。


“刺客”也不行刺了,面面相觑了一会儿后,纷纷撤退。


银月高悬,万籁寂静。


“阿离。”执明红着脸唤。


慕容离没应他,执明正心慌去瞧,就见到他唇角来不及收回的一抹笑。


他笑了。


执明突然有些恼羞成怒,“阿离笑话本王!”


“我不会笑话王爷的。夜深了,王爷回去睡吧。”月光落在慕容离身上,令他的发梢与眉眼都沾了水色的柔和。


“还有以后万不可拿自身的安危开玩笑了。”


万万不可。


后来执明总算安分了几日,顶多拉着慕容离一起晒晒太阳,或一道钓鱼,再不济就以想要学武为由,藏着一颗揩油的心,好歹也会了那么一招半式。时间就这样磨过去,直到莫澜上门来与他说了一桩事,这连日来的平静才被打破了。


“姻缘树?本王不信这个。”


“谁要你信了,你只要看看,慕容离写是不写,挂是不挂不就得了?”


这话说得有十分道理,执明当下心头一热,命人备了马车就欢欢喜喜地去找慕容离了。


他们此行目的是青云道观,传言道观里有颗所谓月老留下的姻缘树,凡是求姻缘的,将心愿往姻缘牌上一写,抽根红绳一系扔上树,就算成了。若是有心上人,那便将那人的名字写上去,一样的扔,扔得越高,说明两人越有缘。


执明取了两枚姻缘牌,递了慕容离一枚,剩下自己那枚毫不犹豫地写上“慕容离”三字,仔仔细细地拿红绳系好了,蓄了半天力,总算一甩臂扔了出去。


红色的姻缘牌在空中划了个圆弧,准确无误地挂在最高的那截树梢上。


那……那阿离呢……


他紧张兮兮地过去偷瞄,却见慕容离并未动笔,反而侧头看了过来,问:“写了什么?我的名?”


“待阿离写了,本王再说。”


慕容离却捏着牌子退了几步,顺手从一旁抄起笔,一个跃身轻功直接飞上了树。他稳稳当当地坐在树梢上,转过执明刚扔上去的姻缘牌,眼里含笑。


“执明——可不就是我?”


慕容离第一次唤他的名,执明有些受宠若惊,但他心跳的更快,不用想,他都明白自己的眼神,定是无比灼热的。


他看着慕容离认真地在自己的姻缘牌上写字,写完后又与他的牌子挂去了一处,随后扔了笔,垂眸遥遥望他。


“阿离写了什么?”


“王爷叫什么?“


“执明。”


“嗯,执明。”





评论(10)

热度(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