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年忘

失踪人口

小段子

林骢x肖尘



日落时分的城市像从泛黄的旧书页里拓印出来的,棱角模糊的建筑拉着装帧线条,人群分割出不同年岁的光景,而后哀愁悲苦喜悦,通通淹没在灯火闪烁的街景里。

肖尘随着拥堵的车流滞留在十字路口,缓慢降下车窗后闷在冷风里盯着前方出神。林骢出国的头个月,想念就跟留在雨伞褶皱里的水珠一样,潮湿,一寸一寸,闷着发霉。

初秋的味道很酸涩。二十多度的天气里肖尘穿了件厚实的灰色卫衣,披着黑外套面色沉郁地踏入机场,林骢靠在行李箱上,等着他的拥抱。

“我就知道今天会很冷。”

林骢在肖尘嘴上落下沉甸甸的一个吻,然后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又笃定地说:“不会冷。”

半小时后林骢离开,肖尘觉得自己所有的数据库里都存满了【我想念你】,【我想念你】。

异国的夕阳很温柔,电车慢悠悠经过,云也慢悠悠经过,餐馆飘出的热气也慢悠悠,生活节奏也慢悠悠,只有风在赶路,包揽一碧如洗的天空。

南特靠海,菜市里几欧元就能买到肥硕的大螃蟹,还有虾。沿着卢瓦河走常常能遇到漂亮的法国少女,林骢经常幻想能在某个转身或抬头的时候看见肖尘,他就能带他去看看颜色鲜白的城堡,绿意盎然的植物园……算了,他大概对机械朋克更感兴趣一些。晚上他们可以一起做饭,就用白天买来的食材,肖尘会不会做都不要紧,他只要呼吸,时光就很温柔了。

说起来,肖尘一想林骢,就心情低落,脾气不好,要哄的。他总是正儿八经地将林骢的文件一个个重命名,大多数都是“你什么时候回来( •︠ˍ•︡ )” ,“我要种病毒了”,“┐(´-`)┌”。

后来林骢受不了他的冷系颜表情攻击,明确表示不许他用了。肖尘无聊至极开始换林骢的桌面,一天更新一张,有时候是两人的合照,有时候是肖尘本人的单人照,有时候就是白底黑字特大的一个疑问号——“有没想我?”

想你想你每时每刻都想你!

林骢觉得自己可以收拾着写篇投稿,标题就是“论有一个天才黑客男友是什么体验?”

其实肖尘是一个很难读懂的人,他习惯独来独往,总是绷着一张脸,偶尔笑起来,也是嚣张挑衅又冷厉,像暗夜里无声染血的带刺玫瑰。

偏偏,意外地缠人。这就很要命。

林骢简直爱死他了。

有天夜里林骢正查着资料,电脑突然卡顿了一下,随后肖尘的脸就和视频页面一起出现在了他眼前。

“嗨,在干嘛?”

肖尘交叉着长腿窝在旋转沙发里,脑袋微微侧移靠在肩膀上,半眯着眼,整个人的状态慵懒闲散。

“在想怎么快快见到你。”

“快快?”

肖尘双眼明亮,像盛了碗蜂蜜在里头。


林骢周末得闲,出门的时候带上了相机。他决定印几张明信片给肖尘寄过去,明信片上写什么他还没想好,但已经有了动笔的冲动。

临近大教堂的时候他遇见坐在街道边弹着吉他的流浪歌手,唱着一首十分动人的情歌。

大教堂前围着很多鸽子,昂首挺胸地走着步。肖尘的黑色风衣在一片白羽中格外显眼,他立在那儿,手平举着轻握了个拳头,有只鸽子悠哉地立在上面,漆黑的豆豆眼迎着他认真探究的目光。

林骢的脚步声,轻跑而来扫起的风将鸽子都惊走了。

黑与白的精致雕刻就这样浮动了起来。

“林骢,给我照张游客照,快快。”

“嗯。”

你对面的我,我对面的你,都很快乐。





评论(5)

热度(85)